173装饰网 > 房产信息 > 房产资讯 >

世行报告称中国总税率为68% 楼继伟回应

2017-01-17  世行报告称中国总税率为68% 楼继伟回应  石家庄装饰网  阅读量   
导读:原标题:楼继伟:世行总税率意义不大 营改增减税超预期 中国企业面临死亡税率、民间资本加速外逃、世界银行测算中国总税率达68%针对近期企业税负热点话题,新华社记者近日独家专访财政部前部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 曹德旺跑路并非普遍现象营改增减税力度... ...

世行报告称中国总税率为68% 楼继伟回应

原标题:楼继伟:世行总税率“意义不大” 营改增减税超预期

中国企业面临“死亡税率”、民间资本“加速外逃”、世界银行测算中国总税率达68%……针对近期企业税负热点话题,新华社记者近日独家专访财政部前部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

“曹德旺跑路并非普遍现象”“营改增减税力度超出当初预估”“税负比较,关键看宏观税负”……一个多小时的采访,这位中国20多年财税体制改革的重要见证者,以其专业视角回应社会关切。

曹德旺“跑路”属个例不宜过分解读

风起于青萍之末。汽车玻璃行业巨头曹德旺一番赴美投资言论,让“中国税负重不重”这个老话题再度炒热。

楼继伟认为,讨论所谓“曹德旺跑了”一事,首先要看到他所涉行业的特殊性。汽车玻璃制造业不适合长距离远洋运输,到销售目的地投资是出于客观需要。就该行业生产要素成本而言,美国的确有优势,电力、天然气等能源成本低,制造业土地价格低,运输成本也不高。

从税负成本看,美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35%,中国税率是25%。对于有观点质疑中国征收增值税而美国没有,楼继伟认为中美税制结构不同,对应中国增值税,美国实际要征收销售税,不过税负不反映在汽车玻璃生产环节的增值上,而是落在汽车整车销售环节,因此不能脱离两国税制特点看问题。

楼继伟认为,曹德旺“跑路”事件属于个案,并非普遍现象。“要看到,曹德旺并没有把自己全部的玻璃制造都搬到美国,大量业务还在国内。中国国内市场潜力依然巨大。”

不过,楼继伟也坦承,中美企业负担是有差距的,包括“五险一金”,美国大公司在税优安排下普遍都为员工提供商业医疗保险作为非工资福利,虽然不是强制,但这块没有纳入社保成本。

他指出,为降低企业社保负担,2016年我国阶段性降低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和失业保险费率。未来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划转部分国有资本补充社保基金后,我国就有条件进一步降低目前的养老保险费率。另外从现实情况看,因激励约束机制不足和监管不够,企业实际承担的养老保险等费率要低于名义水平,实际缴费费基也比规定的小。

此外,他强调,中国的确存在土地成本高、劳动力成本优势趋弱、利率较高、企业利润率下降等客观问题,“企业家们的担心,正是下一步降成本要努力的方向”。

世行总税率“意义不大” 比较税负关键看“宏观税负”

不久前,世界银行和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发布关于全球企业税负情况报告称,2016年所有国家(地区)平均总税率为40.6%,而中国总税率为68%,位列世界第12。
  

世行68%的总税率是怎样计算出来的?据该报告数据采集人之一、普华永道中国税收政策服务合伙人梅杞成介绍,指数所依据的并非各经济体的宏观数据,而是由世行工作组提供一个模拟的从事传统人工密集制造业的中型企业,根据各经济体的税种税率推算出企业总税负(不包括个人负担税负)。

此外,世行的总税率分子由企业税、劳动力税费、其他税费三部分组成,不包括流转税。其中企业税在中国指企业所得税和土地增值税,因美国没有土地增值税,主要指企业所得税。劳动力税费指的是养老保险医疗等社会保障费用。而其他税费仅指房产税等一些小税种。

“由于各经济体的产业结构、成本结构、发展阶段、税收制度倾向(例如侧重企业税还是个人税)等因素往往存在较大差异,所得出的指数和排名只能反映各经济体税负的某一方面,未必代表各经济体的全面情况。”梅杞成称。

“世行测算的总税率属于微观税负分析,其指标范围和数据的选取与通行算法差异较大,用这一指标作国与国之间横向税负比较意义不大。”楼继伟说。

“比较税负,关键看宏观税负,即总收入与名义GDP的比值。”楼继伟说,如果不包括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014、2015年我国宏观税负均为29%左右,如果计入国有土地出让净收益,宏观税负分别为30.2%和29.8%。“从国际比较来看,无论哪个口径,我国宏观税负都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营改增减税规模超预期多原因导致个别税负增

作为2016年5月1日全面推开的营改增试点政策设计者,楼继伟透露,当初预估综合所有减税因素的减税规模为5000亿元,如今官方数据显示减税力度超过5000亿元,超出预期。

分析减税原理,他指出,尽管增值税17%的最高税率没动,但改革使得可抵扣项增加,税基变小,实际上就是降税。再加上不动产纳入抵扣范围,减税力度更大。“因此2016年减税超5000亿元是实实在在的,比当初预估的减税规模还大。”

楼继伟认为,相比营业税,增值税没有重复计税,更显公平,有利于专业化分工和各行业平衡发展,特别是服务业发展,提高专业化效率。

而对于部分企业税负“不降反增”,楼继伟认为原因很多,例如营改增后上游企业提供的可抵扣项不足,抵扣链条建立起来,漏税空间减少等,其他方面如制度性交易成本高也是一大困扰难题。“中央正着力推进简政放权,大力降税清费并深化改革,这方面成效显著,同时也还有很多文章可做。”

增强公众纳税意识预算公开透明是关键

有关税负话题的争议背后,如何增强公众纳税意识问题备受关注。

“纳税意识不足的背后,与预决算公开不够、百姓心里不踏实有关。”楼继伟说,“预决算公开后知道钱是怎么花的,花的对不对,百姓自然愿意纳税。预算改革首要就是公开透明,公开是一般,不公开是例外,各级都应如此。”

他补充道,除了加大公开力度,相关部门还要着力做到预算公开后至少让专家能看得懂、能够提出质询,只有监督好政府花钱才能增强纳税意识,继而提升自觉缴税的社会风气。

当前财政收支矛盾凸显,楼继伟认为,在经济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我国财政收入弹性上不去,政府勒紧腰带过“紧日子”、优化支出结构提升花钱效率显得尤为重要且大有可为。
【延伸阅读】专家:中国宏观税负水平总体较低

中新社北京12月21日电 (记者 赵建华)中国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21日表示,中国的宏观税负水平总体上较低。由于不同税种的计税依据不一,税率设定不同,对企业而言,衡量企业税负的轻重,不能简单片面只看税率的高低,税率并不等于税负,应当从多维度综合衡量。

李万甫作出上述表示之前,有媒体报道指,税负过重严重影响企业生存空间,是导致经济下行压力的主要原因,甚至有所谓“死亡税率”、“死亡税负”之说。

李万甫介绍说,经济增速下滑的诱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体制因素,又有制度因素,也有市场环境变化的因素。中国宏观税负近些年来一直稳中有降,特别是一系列减税降负措施的陆续出台,企业税负大大减轻。宏观税负并没有统一的口径,通常结合政府收入构成状况,分为大、中、小口径。

据李万甫介绍,大口径宏观税负是指政府全部收入占GDP的比重,按照IMF统计口径测算,2012—2015年中国宏观税负接近30%,远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42.8%,也低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33.4%;中口径宏观税负是指税收收入和社会保障缴款之和占GDP比重,按照OECD测算口径,2012-2015年中国宏观税负23.4%,2014年OECD国家平均水平为35.5%;小口径宏观税负是指税收收入占GDP比重,2012-2015年中国宏观税负18.5%左右,并逐年下降,按照IMF数据测算,2013年发达国家为25.9%,发展中国家为20.4%。

此外,中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高新技术企业适用15%税率,世界上征收企业所得税的126个国家标准税率平均为23.7%,欧盟国家所得税标准税率平均为22.1%,OECD国家平均为24.8%;中国增值税标准税率为17%,还有13%、11%和6%的低档税率,实行增值税国家的标准税率平均为15.7%,欧盟国家增值税标准税率平均为21.6%。

李万甫指出,从税负构成及承担者来看,中国企业承担了90%以上的各种税费,个人承担的各类税费占比不足10%。目前,中国以流转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使企业对税(费)负敏感,尤其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盈利能力变弱时,企业自然会感觉税费负担重。相比较而言,西方国家个人所得税和社会保险税(费)占比较高,企业直接负担的税费显得并不高。

李万甫进一步分析指,从税负的转嫁性来看,收费往往与政府提供公共产品或服务有关,与企业具体的经营活动相关联,难以转嫁。占中国税收收入比重三分之二左右的流转税,由于依附于价格,受市场供求关系的影响,可以实现转嫁,纳税人与负税人分离,企业只履行缴税义务,并非负担者。流转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会导致按照世界银行公布的“总税率”指标计算的企业税负虚高。(完)

(责任编辑:石家庄装修公司)

世行报告称中国总税率为68% 楼继伟回应

更多内容>>石家庄装修网石家庄装修公司家居装饰网
世行,报告,中国,税率,68%,楼继伟,回应,标题,楼继伟,世行,税率,
石家庄百家装修公司 | 装修案例 | 石家庄房产信息 | 装修学院 | 装修活动大比评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sitemap.xml
分享到:

版权所有 @河北大航科技有限公司 | 装修认评平台 | 石家庄装修公司 | 石家庄装修报价 | 石家庄装修论坛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技术支持与报障:147743150@qq.com

网络部/招商电话:0311-80692204 18031263719

我爱我家,创享生活 官方QQ群:家居建材装修

河北省通信管理局 冀ICP备12009125号-2